易筋经

内丹三要论_丹田气怎么练_怎么做到气沉丹田


  道教丹经浩如烟海,炼法各不相同,究竟从何下手呢?明代高濂的《遵生八笺》对此有较好的概括。

  ①玄牝

  《悟真篇》讲:“要得谷神常不死,需要依靠玄牝立根基。真精既然返回黄金室,一颗明珠永不离。”那身体中有一窍,名叫玄牝。受气后再产生,实际是府神。三元所聚集,更加没有分别。精神魂魄,会合到这个穴。是金丹还返的根,神仙凝结圣胎的地方。古人称它是太极之蒂,先天之柄,虚无之系,造化之源,混沌之根,太虚之谷。归根窍,复命关,戍己门,庚辛室,甲乙户,西南乡,真一处,中黄宫,丹元府,守一坛,偃月炉,朱砂鼎,龙虎穴,黄婆舍,铅炉土釜,神水华池,帝乙神室,灵台绛宫,都是一个地方。但在身中来求它,不是心不是肾,不是口不是鼻,不是肝不是肺,不是脾不是胃,不是脐轮,不是尾闾,不是膀胱,不是谷道,不是两肾中间一穴,不是脐下一寸三分,不是明堂泥丸,不是关元气海。那么究竟在哪儿呢?说:“我得到妙诀,名叫规中,一意不散,结成胎仙。”《参同契》讲:“真人潜入深渊,浮游守规中,”这就是它的地方。《老子》说:“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”正存乾之下,坤之上,震之西,兑之东,坎离水火交媾的地方。人的一身,天地的正中,八脉九窍,丝络联接,虚闲一穴,空悬黍米,没有依形而立,只是体道而生。似有似无,若亡若存,无内无外,中有乾坤。《易》讲:“黄中通理,正位居体。”《书》讲:“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”《度人经》说:“中理五气,混合百神。”崔公《入药镜》讲:“贯尾闾,通泥丸。”纯阳说:“穷取生身受气初。”平叔说:“劝你穷取生身之处,元气所产生的地方,真息所起来的地方。”白玉蟾又称它是念头动处。修丹的人,真息(一作气)不住,神化就没有根基了。而且这一窍,先天而生,后天相接,先后二气,总合为混沌。杳杳冥冥,其中有精,不是平常的精;恍恍惚惚,其中有物,不是平常物。天得到它可以清,地得到它可以宁,人得到它可以灵。

易筋经

  谭真人说:“开(一作辟)浩气之门,所以收其根,知道元神之囊,所以韬其光。像蚌内守,像石内藏,所以是珠玉的房,都是直指。但这一窍,也没有边傍,更没有内外,如果以形体色相来求它,就又变成大错误了。所以说:不可执于无为,不可形于有作,不可泥于存想,不可着于持守。圣人法象,见各种丹经。有人称之圆高中起,形状像蓬壶,关闭致密,神运其中。有的称它形状像鸡子,黑白相扶,纵广一寸,当作是开始,经历十月,从它的胞中脱出。有的称它白得像绵,连接像环,中广一寸二分,包着一身的精粹。这固然明确表示玄关的关键,显露造化的机关。学者如果不探到它的玄妙,不顺其奥,用功的时候,就守着它当成是蓬壶,存它当成是鸡子,想它认为是连环的样子,像这种形状,执着(一作有)为有,(一作无)。存无入妄,难道不是太可笑了吗?关键是玄关一窍,玄牝之门,是神仙聊指造化的机关。”

  玉溪子说:“似是而非,除却自身安顿,着落到哪儿去呢?但其中体用权衡,本来没有不同。像用乾坤法天地,坎离配日月。”《参同契》讲:“混沌相交接,权舆树根基。经营养鄞鄂,凝神来成为身躯。神气就会有所收藏,魂魄不致于散乱,回光返照就归来,造此不离常在此。”其诗道:“经营鄞鄂体虚无,就握元神里面居。息往息来没有间断,圣胎成就合元开始。”玄牝的要点,都在那儿了。还有这么论述的,杏林说:“一空玄关窍,三关要路头。忽然轻运动,神水自周流。”又说:“心下肾上处,肝西肺左中,非肠非胃府,一气自流通。”现在讲的玄关一窍,玄牝之门,在人一身天地之中正造化,本来与这个相吻合,但我常审思其说,大略初明,还不可以是直指。天下秘道,流传人间,太上慈悲,一定不肯吝惜。我敢于漏泄天机,指出玄关一窍,的的大意,冒禁相付,使骨相合于仙的人,一见豁然,心领神会,秘密地施行,每一句都相应。这书在的地方,神物护持,如果业重福薄,与道没有缘份,自然不会碰得到那诀。即使能够见到它,马上不敬,也只是瞎眼的文章,聋子的钟鼓罢了。玄之又玄,他们怎么知道它是对的呢?《密语》讲:“径寸的质地,来混三才,在脐之上,大概三指,仿佛其内,称为玄关,不可以有心相守,不可以无心相求。以有心守之,终究没有;以无心来求之,越见其无,如何才可以呢?因为用之不分,才可凝神,但澄心绝虑,调息令匀,寂然常照,不要使其昏散,候气安和,凝神入定于这儿。

  定中观照内景,才若意到,其兆就萌动,就感到一息从规中起,混混续续,兀兀腾腾,以诚存之,以心听之。六根安定,胎息凝凝,不闭不数,任其自然。静极而嘘,像春沼里的鱼;动极而反,如百虫蛰,氤氲开閤,其妙无穷。这样不久,就需要忘气合神,一归混沌,致虚之极,守静之笃,心不动念,无去无来,不出不入,湛然常住。这叫做真人之息以踵。踵是其息深深的意思,神气交互相感,这是它的征候。前面所说的元所产生的地方,真息起来的地方。这种意思达到的地方,就会发现造化;这种息起来的地方,就会发现玄关。不高不下,不左不右,不前不后,不偏不倚。人一身天地之中,正在这一地方。采取在这儿,交媾在这儿,烹炼在这儿,沐浴在这儿,温养在这儿,结胎在这儿,脱体在这儿。现在如果不分明说破,学者一定会忘意猜度,不是太过就不及了。”紫阳说:“饶是您聪慧超过颜闵,不遇到真师不要强猜,即使有丹经没有口诀,教您在什么地方结灵胎?”但这窍阳舒阴惨,本来没有正形,意到就开。开閤有时,一百天树立根基,养成气母,虚室生白,自然见到它。黄帝三月内视,因为这一道。自脐下肠胃之间,就称为酆都地狱,九幽都司,阴境积结,真阳不居。所以灵宝炼度各种法,存想这是幽关,岂是修炼的地方?学者试想一想。

  ②药物

  古歌道:“借问为何有我身?不离精气和元神,我现在说破生身理,一粒玄珠是嫡亲。”那神和气精,三品上药,炼精成气,炼气化神,炼神合道,这是七返九还的要道。红铅墨汞,木液金精,朱砂水银,白金黑锡,金公姹女,离女坎男,苍龟赤蛇,火龙水虎,白雪黄芽,交梨大枣,金乌玉兔,乾马坤牛,日精月华,天魂地魄,水乡铅,金鼎汞,水中金,火中木阴中阳,阳中阴,黑中白,雄中雌,异名多象,都是比喻。那么究竟什么叫做药物呢?说:“修丹的关键,在于玄牝,要想立玄牝,先固本根。”本根的本就是元精。精就是元气所化,所以精气一体。以元神居之,三者就聚而为一了。杏林驿道人说:“万物生都是死,元神死又生。以神居气内,丹道自然可成。”施肩吾先生说:“气是添年药,心是使气神。如果要知道行气主,就是得仙人。”如果精虚就会气竭,气竭就会神逝。《易》讲:“精气为物,游魂为变。”要想再次命归根,不也是困难了吗?玉溪子说:“用元精未化的元气来点化至神,神就会有光明,而变化莫测了,名叫神仙。”这都是表明身中的药物,不是借外物而为之。但是产药有川源,采药有时节,制药有法度,入药有造化,炼药有火功。以前从师那儿听说;“西南的地方,土叫黄庭。恍惚有物,杳冥有精,分明一味水中金,只要向华池仔细找寻。这是产药的川源。垂帘塞兑,窒欲调息,离形去智,几于坐忘,劝您终日默如愚,炼成一颗如意珠。这是采药的时节。天地之先,无根灵草。一意制度,产成至宝,大道不离方寸地,功夫细密要行持。这是制药的法度。心中无心,念中无念,注意规中,一气还祖,息息绵绵无间断,行行坐坐转分明。这是入药的造化。清净药材,密意为元。十二时中,气炼火煎。金鼎常令汤用暖,玉炉不要火教寒。这是炼药的火功。”大抵玄牝是阴阳的源头,神气的宅第。神气是性命之药,胎息之根。胎息是呼吸之祖,深根固蒂之道。胎是藏神之府,息是化胎之源。胎因息生,息因胎住,胎不得息,胎不成;息不得胎,神无主。愿来人未生时,漠然太虚,父母媾精,其先兆才见到,一点初凝一念。纯是性命混沌,三月玄牝立了。玄牝已经立,系如瓜蒂。婴儿在胎,暗注母气,母呼也呼,母吸也吸。凡百动荡,内外相感,知道什么?明白什么?天之气混之,地之气混之,只要有一息在这儿。到期就育,天翻地覆,人惊胞破,如行大巅失足的样子,头息足撑地出来,大叫一声,即忘其息,所以随性随情不可以拘束。何况乳来沃其心,巧来玩其目,爱来牵其情,欲来化其性,浑然天真散之,物者都是了。胎的一息,不要再守了。神仙教人修炼,一定要想返本复初,重新生五脏,再次立形骸,无质生质,结成圣胎。其诀讲:“专气致柔,能如婴儿。除垢止念,静心守一。外想不入,内想不出。终日混沌,如在母腹。”神定来会于气,气和用来合神,神就气而凝,气炼神而住,在寂然大休歇的场合,恍惚无何有之乡,灰心冥冥,注意一窍,如鸡抱着卵,似鱼在深渊。呼至于根,吸至于蒂,绵绵若存,再守胎中之一息。守没有所守的,其息自住。得到这息住,(泯目)然若无。离心于心,无所存注。杳冥之内,只觉得虚空之中,灵是造化的主宰,时节如果到了,妙理自然昭彰。药既然生了,火才出来。所以采药的时候,称它为坎离合;火出的时候,称它为乾坤交。那坎离之合,就是万象内攒于丹鼎,在那儿立基,百日之间见到它。那乾坤之交,是一点下降到黄庭,在那儿立基,百日之后见到它。当这个时候,身心混融,与虚空等,也不知道神之为气,也不知道气之为神,也不知道天地怎么样,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。如太虚之未分,如三才之未露,浑沦凝结之未凿,动静阴阳之未形,忽然一点灵光,朗如虚空生白的情状。像这样的奇妙,不是存想,不是作为,自然而然,我也不知道其所以然而然。《经》说:“一物含着五采,永远作仙人禄。”(一作药)这是金液大还丹。

  难道会是平常朱汞,五金八石所可同日而语的吗?还返之理至尽了。如果不悟信,舍弃玄牝而立根基,外神气而求药物,不结自然的胎息,却随便去行火候,弃本趋末,遂妄迷真,天弗答应它,我还不知道怎么办。

  ③火候

  古歌说;“圣人传药不传火,从来火候少有人知道。”所谓不传,不是秘而不传。因为采时称它是药,药之中有火;炼时称它为火,火之中有药。能够知道药而收火,就一定可以见到丹成,自有不需要传而知道的人了。诗说:“药物阳内阴,火候阴内阳。会得阴阳的道理,火药一处详。”这是其含义。后人困惑于丹经不能顿悟,听说有二十四气,七十二候,二十八宿,六十四卦分野,日月合璧,海潮升降,长生三昧,阳文阴武等说法,一定要穷究哪一个是火,哪一个是候,疑心一产生,种种作相,虽然得到药物的真,懵然不敢烹炼。殊不知真火本来没有候,大药不计斤。玉蟾说:“火本南方离卦,离属心。心是神。神就是火,气就是药。神不乱,气归神,用火炼药而成丹的,就是用神驭气而成道。”如此说法,分明直截,夙无仙骨,诵为空言,当面错过,深可叹息。但火候口诀的关键,特别应当在真息中求得。因为息从心起,心静息调,息息归根,全丹之母,《玉帝心印经》所讲“回风混合,而日功灵”的就是这个。《入药镜》所讲“起巽风,运坤火,入黄房,成至宝”的就是这个。海蟾翁所讲“开閤乾坤造化枢,锻炼一炉真日月”的就是这个,丹阳子所讲“神火夜煮铅汞髓,老龙吞尽祝融魂”的就是这个。为什么呢?真人潜在深渊,浮游守规中,一定要用神驭气,用气来定息,橐龠之开閤,阴阳之升降,呼吸出入,任其自然,专气致柔,含光默默,行住坐卧,绵绵若存。像妇人的怀孕,像小龙的养珠,渐采渐炼,渐凝渐结,功夫纯料,打成一片,动静之间,更应该消息。念不可兴起,念兴起就会火炎;意不可散,意散火就会冷。只要使其无过不及,操舍得中,神气相抱,一意冲和,包裹混沌,那叫火。种种互相延续,丹鼎常温,没有一息的间断,没有毫发的差异。像这样来炼,一刻有一刻的周天;像这样来炼,一百天就叫立基,像这样来炼,十月就叫胎仙。后来达到元海阳生,水中火起,天地循环,造化反复,都不离一息。何况所谓沐浴温养,进退抽添,其中都密合天机,暗中符合造化,初不容吾力。没有子午卯酉的规定,没有晦朔弦望的时节,没有冬至夏至的分别,没有阴火阳符的区别。如果说起它的时辰,那么一天内十二个时辰,意所到都可为。如果说起它的妙用,那么一刻的功夫,自会有一年的节候。一年的功夫,可夺天地三万六千年的气数。要知道“慢守药炉看火候,但安神息任天然”,这是平叔之有目标的言论,“昼夜屯蒙法自然,何用孜孜看火候”,这是高象仙的正确论调。呀!圣人传药不传火的宗旨,在这儿完结了。如果说它是药自药,火自火,那么我不知道。

  神没有方,气没有体。所谓玄关一窍,不过是使神识气,使气归根,回光返照,收拾念头的方法罢了。玉溪子说:“以正心诚意为中心柱子”,说得对啊。所谓药物火候,也都是比喻罢了。因为大道的关键是自然而然、不假造作,凡属于心思意为的都不是。只是要知道人身中自有个主张造化底。且说说现在什么是主呢?如果能够知道这是以静为本,以定为机,一斡旋顷,天机自动,不规中而自然规中,不胎息而自然胎息,药不求生而自生,火不求出而自出,没有不是自然的妙用,难道是等待我存想持守,像已经劳形,心知之,意为之,然后为道的吗?究竟到这儿可以忘言了。明眼的人以为怎样呢?谨再记在篇末。

  内丹三要论,丹田气怎么练,怎么做到气沉丹田
易筋经